三次纪实摄影揭开空军跳伞的神秘面纱

  • 时间:
  • 浏览:55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揭开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和创建革命军队的序幕。从此,中国人民军队不负重托、勇担使命、奋发进取,迈向全新征程。

  记者徐建中《我与跳伞的三个故事》一文,曾为空军战士的摄影记者带您重温空军跳伞的惊险瞬间。

  

  在我60年摄影、采写的“两栖”生涯中,曾有3次与跳伞相约,真可谓“无巧不成书”,请听我慢慢道来。

  01

  我在亚运会

  釆访跳伞表演

  1990年9月22日下午,第11届亚运会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隆重开幕,36个国家5000多名运动员参加此次体育盛会。作为人民日报记者,我前往现场采访。拍完开幕式和运动员入场式后,一架双翼安二型飞机飞至上空,几位男队员定点跳伞着陆后,一群穿戴古代服饰的“仙女”从天而降,万里蓝天、伞花朵朵,吸引了全场观众的目光。我用两部相机拍照,忙得不可开交!

  

  1990年亚运会开幕式现场“跳伞”表演。

  原来,这是驻扎在北京市北郊沙河机场的空军跳伞队。为了充实画刊内容,第二天我赶到那里,拍摄了女子跳伞队成员训练的全过程,姑娘们严格要求自己,一丝不苟、刻苦训练,令人敬佩。

  空军女子跳伞大队成立于1958年11月,成员更替了一届又一届,曾多次参加跳伞表演和国际女子跳伞比赛,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女子跳伞队伍之一,曾荣获国内外169项比赛冠军,打破22次全国纪录,成绩斐然。

  

  

  

  空军女子跳伞大队

  02

  观摩空降兵

  跳伞演练

  2002年4月初,我突然接到空军宣传部的电话,邀请我和其他10多家新闻媒体记者,一起赴河南开封采访空降兵的战地演练活动,这又是一次让我回味“空军情结”的好机会。

  据介绍,这支空降兵部队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黄继光英雄连”的基础上组建起来的,有着光荣的历史传统。几十年来,他们服从安排,多次完成艰巨任务,功绩卓著。

  

  跳伞前准备

  

  开封群众围观空降兵跳伞

  演习那天,一架银灰色的运输机在气流中颠簸飞行,一阵铃响后,机舱内吐出一排排小黑点,瞬间又绽放成朵朵白色的伞花,从800米长空悠然飘落。此时,一位戴着头盔、身着伞兵迷彩装束的高个儿军人,率领侦察连特种小分队向指定目标发起进攻。这位雄心勃勃的指挥员就是空军首届“科技练兵之星”“空军十大学习成才标兵”称号获得者,闻名空降兵部队的“精武连长”——项广强。

  

  空降兵部队“精武连长”项广强

  03

  在空军第六航校时

  我纵身从空中跳下

  跳伞?!硬是从空中跳下来!?多么浪漫刺激又富有挑战性的活动啊!

  作为空军战斗机飞行员的“必学技”,跳伞是飞行员自救的必备技能,更是战斗中神兵天降、出奇制胜的“必杀技”;作为一项群众性体育活动,跳伞还可以挑战自我、塑造顽强意志。

  1958年6月2日上午,在河北省石家庄地区的鸭鸽营军用机场,我生平第一次从800米空中跳了下来!

  

  徐建中

  当年,我在空军第六航空学校二团政治处当干事,刚刚新买了一部日产小照相机学习摄影。学校的飞行学员要进行跳伞训练,时任团长李百川问我:“想试一试空中跳伞和空中摄影吗?”“很想!”我回答得干脆利落。李团长又问:“敢跳吗?”我说:“没问题!”两问两答间,跳伞拍摄这一任务就定下来了。在教练的指导下,我在地面练习出舱、自动和手动开伞、调位、操作、双腿弯曲45°着陆、收伞等一系列动作,一周下来,腰酸腿疼但很有成效。

  

  在地面进行跳伞练习

  跳伞当天,能见度极好。教练在地面为我们仔细检查背在身后的主伞和胸前的备用伞后,乘坐的安2型双翼飞机就盘旋上升到800米空中。铃声响了,第一组5个人起立,教练为每一位成员将主伞钩稳稳挂在机舱内的铁索上——这是自动开伞的关键环节。此时此刻,机舱内气氛紧张,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跳伞啊!我刚拍了几张照片,第一组飞行学员已全部跳出。为便于在空中拍摄伞花朵朵的场面,教练把我安排在最后一组最后一名。铃声再度响起时,我已做好一切准备,教练扶着我站在机舱门口,紧抱胸伞,只听一声口令“跳!”我立即跳了出去。在强气流中翻滚了大约有3秒钟,主伞自动打开了。我迅速调整好位置,用左右手操纵方向,从左腋下拉出我带的小相机放眼远望、尽情拍摄,享受在空中盘旋的新奇感受。事后我即作小诗一首:

  “

  纵身空中跳下,脚踩城乡庄稼。

  左手拍打清风,右手摘朵云花。

  美景收进镜箱,腾云驾驭战马。

  吼声蓝天美景,祖国山河伟大。

  ”

  

  飞行员在飞机上准备跳伞

  

  实拍跳伞场面

  经历了这短暂又神奇的两分多钟,我安全返回地面。着陆时虽然摔了个大跟头,但我马上就站起来,迅速收起雪白的主降落伞,向李团长大声报告:“徐建中跳伞成功!”

  事后,李团长发给我一枚可佩戴在胸前的跳伞纪念章,这枚纪念章我一直戴到1976年转业时。那美滋滋的心情直到现在都难以忘怀!

  

  一身飞行员装扮的徐建中

  注:文中图片均由徐建中提供。